400 128 8888
欧洲《植物生物刺激素和植物生长》观感之一
来源: | 作者:郑宏啟 | 发布时间: 2018-08-10 | 954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5518日,按中国人的说法是个吉祥的日子。笔者经过了15个小时的飞行来到了美丽的城市布鲁塞尔。作为亚洲不多的参会代表旁听了《生物刺激素和植物生长》的专业会议。

 

《又一年》是前几年欧洲拍摄的一部电影。虽然电影故事的内容和本次会议以及会议所讨论的内容毫无关系,但是生物刺激素在欧洲发展的进程缺如同这部电影的名字一样。大家又要以无奈的,但是又有着美好的希望再继续等待一年了。

 

欧洲生物刺激素生产企业联盟在2011年成立时的11家企业目前已经成长为50家公司的联盟了。2014年充满了希望的一年结果还是以一个未来不十分确定的结果而结束。原订在2015年退出的肥料登记法规的修订版无限期的推迟了。欧洲人以《又一年》这种幽默的形式表达了大家的看法

 

28个国家的联盟至少要有28票的民主,但是最后还是要集中在关键因素上。不同民族文化的差异,现有法规的限制,国家实力的体现,以集团利益的竞争等等都在影响植物生物刺激素的进展。特别是欧盟对植物生物刺激素的法律地位的确定还是要继续等待一年。

相比欧盟各个国家的多方向的发展中国的优势就体现的很好了。氨基酸,腐殖酸,海藻酸和微生物制剂等可以归类在肥料管理体制内。中国的生产厂商还没有认识到这种体制的优越性。欧洲国家由于多样性,所以他们的体会更深。原本自由的体制成了快速发展的限制。这也不是欧盟成立的本意,也不利于应对农业难题的解决。

日子再难也要过,欧洲人对目前的困难还是以一笑对之。一部电影的名字大家就释然了,继续植物生物刺激素的开发和推广。

关于植物生物刺激素的科学和法律归属地位,笔者更同意中国农科院一位领导的看法。包括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内的产品原本就不应该归属到农药类。因为这些产品的作用靶标是农作物,而不是有害生物。近些年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是复杂气象出现频率增加,非生物胁迫对产量的影响也更加突出了。本次大会中,甚至欧洲植物生物刺激素生产企业联盟的代表也在为植物生物刺激素和植物生长调节剂之间的区别而烦恼。所以中国农科院的那位专家在两年前就曾提出应该有一类新的产品范畴来制定相应的管理机构和相关法律规定。